来历不明的宠物狗被论斤卖

图片 1

30466 67 北京有人当街剥狗皮 内脏随地丢弃 作者:宠星球 狗民网
|2014-12-03

为了找回被抢走的宠物狗,广州的张小姐过去一个月内几乎把城内外的三鸟市场跑了个遍。结果是,自家的狗没找到,反倒从市场上买回不少被盗抢的宠物狗。

  由于狗贩在道路上摆摊,造成五公里花市一带的道路很混乱。

图片 2

“买回来的每只狗都有病,我们带它们去打针,现在全都隔离起来。”张小姐心疼地说。

55岁的陈实在南岸融侨苹果城住了五年,他有一个习惯,每逢周末喜欢和爱人到五公里的花市转一圈。9月19日,当老陈再一次转完花市以后,他却考虑改掉这个习惯,“现在道路被宠物贩子占完了,太混乱了。”

11月15日,杀狗人在高压塔下现场屠宰一条黑狗

张小姐居住的黄埔区一条小村几十户人家,凡养过狗的村民都有过狗被偷抢的经历。这些狗要么被麻醉或中毒后偷走,要么被开着面包车的人直接抢走。

五公里宠物市场太乱了

眼下,正是冬季进补的时节。“用狗肉来食补”就成了部分人的选择。

近日,南方日报多次接到读者投诉,反映宠物被盗抢虐杀,强烈呼吁加强对动物市场的监管,对盗抢宠物进行牟利的情况进行严厉打击,以保障食品安全。

9月19日,老陈和爱人去逛五公里的花市。可是离花市还有些距离,老陈就迈不动步了。

在顺义区高丽营供电所西南角的公路东侧,伴随着高丽营大集的名气和客流,每个周六这里都会聚集10多辆贩卖活狗的车辆。

从南方日报收到的报料线索来看,南海大沥桂江三鸟市场被投诉最多。日前,记者跟随报料人暗访发现,该市场内的一家批发行每日销售不明来历各类狗至少超过百只。

“从苹果城到花市要走一段天友厂外的支路,那天黑压压的全是车,一些车直接停上了人行道,还有的直接把车横在了路中间。”老陈说,这些车大多装着狗笼子,有些人甚至把宠物笼子摆在了路上,满地的排泄物,没人管。

记者暗访发现,遇有顾客交易后,狗贩子会当街拿着铁棒对准狗头一番猛打,一边抽烟一边熟练地剥皮,手段野蛮残忍,让人触目惊心。而杀狗后留下的狗皮、内脏被随意丢弃在绿化带内,更成为了传播疾病的隐患。

6月11日凌晨一点,佛山南海大沥桂江三鸟市场仍灯火通明,不时传来凄惨的狗叫。

这是什么情况呀?老陈打听半天才搞清楚,原来是花市隔壁开了一个宠物市场,每个周末早上七点半到十二点都是交易的时间,有些狗贩子就把车停在了路上叫卖。“明明有市场,这些人不进去,平时路是干干净净的,现在不仅堵了,路上还有狗屎,这是要干什么?”

随后,记者将顺义存在的路边当场宰杀、交易狗肉、禽类的情况,向北京市城管执法局进行了反映。

顺着一阵狗的惨叫,记者一行来到了市场内第二条大道。只见一个手上刻有文身的大汉打着赤膊,手持长长的铁钳,夹着狗的脖子用力一扬,把狗硬生生地塞进笼子里,另一个矮胖男人马上将盖子狠狠地盖上。

狗贩占道堵车堵惨了

11月29日,由城管、公安、食药、防疫等13个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队伍,对存在非法交易的市场进行了查处。

记者看见该名矮胖男人用手钳绞断一只狗脖子上的项圈,随手扔在了空笼子的旁边。

9月20日早上,记者根据老陈的指引来到了宠物市场附近。因为当天还是下着小雨,所以这里人并不是很多。据路人介绍,宠物市场是上个月底才开始营业的,所以这里的路每逢周末都有点堵。

此外,高丽营镇政府随后组织卫生防疫部门,对狗贩子集中杀狗的场地进行了专业消杀,对现场残存的狗皮及内脏集中收集,送往指定地点进行无害化处理。

刚被塞进笼子的狗,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狗贩便把其抛到一旁的秤上,瘦黑的女店主则在一旁记录狗的重量,3只狗挤在一个笼子里面,平均下来一笼最少有一百斤。

一位王姓的私家车主抱怨,工作日的早高峰从这里走都很顺畅,但凡到了周末早晨,那就恼火得很,很多卖狗的直接站在路中间交易,根本不理会是不是挡住了道路。

探访

这个档口叫“华记兔猫狗购销批发行”。档口是用3个大铁笼组成的一个门面,约两百余只狗趴在笼子里。档口前停放了3辆货车,上面放着高约30公分、长约70公分的铁笼,一笼叠一笼,一个窄窄的笼子居然塞了3只大狗。

就在记者采访调查的时候,一位中年人就在路中间摆上了摊,不停向一位黑衣男子推销狗,就在两人商量价格的几分钟,一直站在路中间,把双向车道完全堵死。一名司机按着喇叭示意让路,狗贩子根本不理。

路边市场 狗肉露天卖

与记者同行的报料人告诉记者,笼子里除了大小不一的土狗之外,还不乏像金毛、哈士奇、拉布拉多、贵宾等名种狗,甚至还有一只体型庞大的藏獒。这些狗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了,有的脖子上还有颈圈。

记者注意到,路边有明显的禁停标志,可他们视而不见。

根据举报人刘先生提供的线索,10月11日上午,记者来到高丽营大集旁的狗肉屠宰点进行探访。

记者观察到,大部分狗只身上都有伤口。一只金毛的脖子上没有了毛,结痂的伤口还布着暗红色的血迹。一只黄色土狗的脚趾被血染红了,被压在最下一层,身体无法转动,只能用牙齿慢慢咬着铁笼。

组织多部门联合整治

从京承高速公路未来科技城出口出来,沿着高白路向前行驶,大约3公里后,公路双向被堵得水泄不通。记者将车停在路边,继续步行向北,很快就先听到了此起彼伏的狗叫声。

由于笼子太小,狗的四肢不得不伸出笼子。卸货的时候,狗贩子就站在车上把狗一笼笼地抛在地上,再打开笼子的门,把狗倒出去。被压到手脚的狗发出一阵惨叫,狗贩也没有因此停手。笼子旁边两只狗倒在一片血泊上,一动不动。

随后记者在宠物市场内,没有找到相关负责人。据附近花市的经营者透露,几个星期前曾有人在路边买了小狗,可是短短几天就被确诊患上了狗瘟,等再回来找狗贩子,人已经不在了。记者发现路边的狗贩子,大多没有相关资格手续,流动性很强,索赔都困难。

随后便看到了十几辆小货车停在道路两旁,车上都配有笼子,笼子里都是等待交易的狗。

记者试探性地询问狗贩:“我看这只狗很可怜,能卖吗?”狗贩大笑:“可怜?这里每一只狗都很可怜,你救得了多少?难道你全部买完吗?这些狗已经打包好,不卖,要买就去里面大铁笼里面选。”

随后,记者把这些问题反映给了114的南岸政务专席。据工作人员介绍,宠物市场的位置属于南坪镇管理,像不按规定在宠物市场交易、宠物防疫以及乱停车等问题归不同部门管理。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会将问题分给各个部门解决,然后采取联合整治的方法,对宠物市场及周边环境进行综合治理。

记者注意到,这些狗基本上都是体积较大的大型犬,颜色、品种、大小不一,其中柴狗居多。50多辆汽车沿着马路两侧停放,导致途经此地的车辆发生拥堵。

记者问,“不怕笼子里有恶狗咬死其他狗吗?”狗贩说:“死就死,反正都是吃的。”

重庆晨报记者 曲鸿瑞

在狗肉交易区北侧岔路上,还有宠物狗和狗崽的交易场所,此外有狗笼、狗粮、狗链等配套物品出售。

“这些狗怎么卖?”记者指着里面的名种狗问老板。“8元一斤。”

五公里(来源:重庆晨报)

据狗贩子介绍,这里距离高丽营大集只有1公里左右,高丽营大集是北京郊区很有名气的农村大集。

“那些呢?”记者指着黄色的土狗问。“都一样的,论斤称。”老板回答。

逢周六开集,很多顾客都是从城区慕名前往,集市非常热闹,所以狗贩子一般也都在周六卖狗。

“天气那么热,还有人吃狗肉吗?”

在卖狗市场的南侧路边,记者看到了一块“禁止犬类交易”的提示牌。一名狗贩子与顾客聊天中透露,以前狗肉交易离高丽营大集更近,只有几百米,后来逐步被清理,才到了现在的地方。

“冷就贵点吃,热就便宜点吃。”

除了卖狗外,该处还有20多辆车在贩卖活禽,附近还有鸽子、山羊等其他动物交易。

当记者问这些狗的来源时,老板显得十分敷衍:“都是从外地来的。”他透露,狗进货价为4元/斤,批发价6元/斤,他从中赚取2元差价。从狗贩的谈话中记者发现,最近来这里批发狗的大多来自广西和湛江等地。

123 下一页 尾页

该市场的狗到底从何而来?市场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,“都是从北方运过来的,都有检疫证,如果没有检疫证不得交易。”他的说法立即遭到报料人的驳斥。

报料人告诉记者,他的几个朋友在这里找到被盗抢的狗。而在网络论坛上,也不断有网友披露自己曾在该市场找回宠物狗的经历。

记者以寻狗者的身份电话采访了大沥镇三鸟市场管理处,对于该市场内有来历不明的宠物狗出售时,市场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。

“市场内运入的车都是有防疫证的,我们一般就看货车有没有当地部门开具的防疫证,不可能每只狗都看的。”记者表明身份后,该工作人员称,“我不清楚他们的狗是怎么来的,怎么写是你们的事。”

在市场对面的一个肠粉店,店主告诉记者,他时常看到有人来这里找狗,吵架。

广州增槎路冻品市场档口

狗贩子偷偷杀狗交易

有报料者称,位于广州增槎路的一个冻品市场可能就是偷狗贼交易的地方,市场前面的村子可能就是偷狗贼的“驻扎窝点。”

6月12日,记者早上9点驱车前往该市场,在保安的指引之下,记者拐进一个写着“阿六冻品”的小档口,恰好看见有3辆面包车停放在门口。记者靠近细看,发现面包车的车后门打开着,里面放着一个约60公分高的铁笼,笼子里面堆着7只狗。只见2名狗贩一人持一根铁棍,把笼子从车上抬了下来。身穿红色衣服的档口老板娘马上拉开铁闸,让狗贩子把一笼狗抬进店内,瞬间拉上了闸门。

随后,老板娘拿出一叠钱,直接交到狗贩手中。旁边3个狗贩子蹲在地上抽着烟,还有2个在清洗面包车。不一会,身后传来一阵凄厉的狗叫声,铁闸门仍然紧闭着,狗的哀叫渐渐变弱。不久,又来了一辆车牌为粤E的面包车,重复着一样的流程:拉闸,运狗,关闸,清洗。

趁着铁闸尚未关上,记者站在一旁偷偷探着身子进去,铁笼后面,正在有人用银色利器解剖一具偏白色的动物尸体。

据报料人称,他曾经在这蹲守好几天,“中午就会有很多人过来批发狗肉,这些狗大多都是偷抢后运来的。下午这里就敞开大门,一只狗都没有了。”

记者注意到,这个市场并没有设置显眼的市场名字,只在门口标有增槎路789的门牌号码。据市场保安亭门口的工作人员介绍,这里并没有相关的卫生牌照。

记者问市场管理处在哪里,工作人员显得不耐烦,连连摆手说“没有没有。”

“首善广东志愿者中心”建议省政府结合法规要点和广东地区特点,出台一部地方性规范性文件,通过对法规条文集中表述的方式,加强各部门联合执法行动力,重典治乱,从终端入手斩断全国猫狗和野生动物贩卖的黑色产业链。

狗狗是我们的朋友,各位爱狗人士要保护好自己的狗狗。

友情提示:买狗就上淘狗网,我淘我爱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